研究表明,美国和德国的青少年把父母的限制性管教方式看作是讨厌自己;而在韩国和日本,父母同样的限制性管教却使孩子感受到了接纳和温暖。由此可推出的最恰当的结论是